返回

妈妈和她的情人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 https://chaojipian.buzz

也许是经济转轨的原因吧,爸妈所在的工厂由原来的市纳税大户急转直下,成为了濒临破产的企业,职工们纷纷下岗,就连爸爸那样的技术骨干也摆脱不掉被遣散的命运……妈妈在财务室,虽然下岗浪潮还没涉及到科室人员,但从爸妈平时愁眉不展的对话中,我了解到离妈妈下岗那天也不远了。

但毕竟那天还没到,妈妈还要每天都去上班,而已经下岗的爸爸则开始天天呆在家里。

为了凑齐我爸摔断腿的手术费,我认识了张雯,这个美丽却又高高在上的女人……

那一年我十八岁,当时我心里是排斥的,因为张雯的情况我知道一点,要比我大八岁,是村里地主张旺财的女儿。

我记得张雯还挺胖的,满脸雀斑,我是没钱没本事,可也想过要找个自己喜欢的。

但看着躺在医院里的父亲,我咬咬牙,满腹的心酸,答应了下来。因为我把自己的终生大事出卖,才换来父亲的医药费。

农村没那么多规矩,加上我是倒插门,并不需要做什么准备。

此时院子里已经摆满了桌子,坐着不少亲戚乡邻,都纷纷打量着我,笑着称赞说张旺财有福,找了这么一个高大强壮的女婿,干活肯定是一把好手。

张旺财拿着旱烟袋,也高兴的笑着,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,招呼着我:“江华,雯雯已经到了,你们年轻人先聊聊?”

我摇摇头,拒绝说道:“不用了,我就在外面吧!”

我不想见到张雯的尊容,我怕我自己会反悔,转身就跑。心里想着,等下喝醉了,关了灯,什么也看不见,才能过心里那道坎!

就在这时,旁边一个喝酒的男人,忽然神色神秘的看着我,嬉笑道:“江华啊,你可有福了!”

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:“又胖又丑,跟母老虎差不多,有什么福?”

那男人却饱含深意的笑嘻嘻道:“那是小时候,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?现在张雯那丫头老漂亮了,还是开的小车回来,啧啧,真羡慕你小子,财色双收啊!”

我愣了一下,这才注意到,院落的槐树下,停着一辆红色的现代伊兰特,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车子,但在我们这种小村子里,还是挺让人惊羡的。

我心里有些渐渐疑惑了起来,张雯能开车回来,说明在外面混的不错啊。怎么会答应她的父亲,和我成亲呢?

我除了高大一点,家里真的穷的叮当响,她图我哪一点?

那男人又接着说道:“我在省城打工的时候,碰到过她一次,嘿嘿,你猜猜她在哪里上班?”

我见那男人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有些反感,不耐的说道:“我咋知道?”

那男人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膀,耸着眉毛笑道:“你办事的时候就知道了,技术绝对不错!”

我愣了一下,心中不由一沉,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他的意思来。

我有些羞恼的一拍桌子,心情十分的复杂。难怪张旺财明知道自己女儿长的漂亮,还倒贴钱嫁给我。

张旺财以为我喝醉了,就急忙过来扶着我,说进屋子休息一下,和张雯一起吃两个红鸡蛋,好早点生个胖小子。

我几乎是被张旺财推进婚房的,脚下还贴着瓷砖,在我们村子里来说,已经是“豪宅”了。

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,头上还披着盖头的女人。

看身段,确实很漂亮。

但一想到她的职业,我又觉得头上绿光闪闪的。

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:“我爸走了?”

张雯冷傲的口气,让我心里更加不满,皱着眉头说道:“对!”

“听你口气,似乎有些不乐意?”张雯自顾扯下了红盖头,露出了一张漂亮诱人的瓜子脸。

高鼻梁,细眉毛,只是那双充满冷意的漂亮眼睛,让我浑身不舒服,好像我欠她十万八万的。

我点点头,憋屈的说道:“对,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要不是我爸摔断了腿,我才不会上你家做女婿!”

张雯眉毛挑了下,冷声说道:“要不是我爸以死相逼,你以为我会看上你?”

张雯的面容,配上冷傲的语气,让我脆弱的自尊心,一下子就受到了伤害,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我知道我穷,可是穷又怎么了,我/靠自己吃饭!”

张雯微微眯起了眼睛,冷冷的瞥了我一眼,不屑哼道:“谁不是靠自己吃饭?”

我正要发火,讽刺张雯两句的时候,窗外多了几道人影,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起。

我们这里有听墙角的风俗,洞房的时候动静越大,就说明这个男人厉害,在家里和村子里的地位就越高。

张雯淡淡的扫了一眼窗户外面,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,递给我:“吃了!”

我看着那粒蓝色的药丸,心里羞怒无比,张雯把我当成什么了?

张雯美目转动了一下,冷声说道:“吃不吃,不吃马上就给我滚出去!”

我知道,要是我和张雯的事情崩了的话,张旺财肯定会追回那两万块彩礼的。那笔钱基本上都用在父亲看病上了,根本就拿不出来。

我憋屈的接过药丸,水都没喝,就吞进了肚子里。

“先做两百个俯卧撑!”张雯冷冷的说道。

我真的想立即摔门而去了,张雯究竟整什么幺蛾子,给我吃了药,还让我做俯卧撑,究竟在搞什么鬼?

我觉得张雯心里一定有病,才会故意这样折磨我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
可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就是我竟然没有男人该有的反应。

张雯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:“别跟木头似的,不想上来就马上出去!”

我强忍着心里的疑惑,为了不和张雯闹僵,只好规规矩矩的做起了俯卧撑。

两百个俯卧撑做完,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水,倒在一边蒙头就睡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穿好衣服出门,张旺财欣慰的看着我笑道:“江华啊,昨晚上辛苦了,来,喝点鸡汤补一补!”

我又羞恼,又无奈,坐在桌子上吃起东西来,但是屋子里却没有张雯的影子。下意识的问道:“张叔,那个….雯雯呢?”

张旺财惦着旱烟袋,笑呵呵的说道:“去给她母亲上坟了,雯雯命苦啊,三岁就没了娘,是我把她拉扯大的。对了,你应该叫我一声爸爸了!”

我有些不自然的叫了一声爸爸,笑的张旺财差点合不拢嘴,让我多吃点,吃饱了才有力气给他张家传递香火。

吃过早饭后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对于这个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。女儿是一个心理阴暗的变/态,老爹帮我当成了传递香火的种猪。

我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院子,想随便到处走走,却看见张雯从小道上走了回来。

换下旗袍的她,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,看起来成熟漂亮。

要不是昨晚上被她那么羞辱了一通,我说不定我会喜欢上这个有些冷傲的女人。

张雯也看见了我,淡淡的瞥了我一眼,像是看着大街上的陌生人一般,红润的嘴唇动了动: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

我有些没听明白张雯的意思,下意识的问道:“什么以后怎么办?”

张雯有些不耐的哼了一声,双手环抱胸口,挤得那一抹白皙,更加诱人。冷声说道:“是在家里种地,还是跟着我去省城找事做?”

我现在才有些恍然过来,我俩好像是名分上的夫妻了,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。但是想起自己的学历,黯然的说道:“我以前在小酒吧干保安的!”

“废物!”张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,羞得我满脸通红,嗫嚅着看着她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张雯眼中鄙夷更浓,用高高在上的口气道:“这样吧,今晚还在家住一晚,明天我就开车回省城,你要是乐意跟着去,我会给你找一份工作。要是你愿意留在家里种地,我会每个月给你打五百块生活费回来!”

我虽然是土生土长农村娃,但我也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,谁愿意憋在小山村种地啊。

看着张雯冷冷的面孔,心中叹了口气,口头则低声回道:“我跟你去省城吧!”

张雯悠悠的看了我一眼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:“那好,我们约法三章。第一,我们可以住在一起,但是你不能碰我。第二,你现在还小,领不了结婚证,两年之后,你自己找个理由,离开我们张家。第三,我的私人事情,你一概不许过问。能做到吗?”

我心里想了一下,这件事并不吃亏,就是和张雯假扮两年夫妻而已。到时候恢复自由了,我就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朋友了。

我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下来:“那…万一你爸爸要我偿还彩礼怎办?”

虽然这两年里,我也能够挣钱,但是也要浪费两年的青春在张雯身上,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的。

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:“到时候,算我的。”

和张雯谈妥之后,我回去看望了一下父亲,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又回到了张家。

晚上,吃过饭后,张雯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,斜靠在床头上玩手机。

但张雯压根就不让我碰啊,感觉自己空欢喜一场,有些难受的看着张雯说道:“关灯吧,睡觉!”

张雯微微瞥了我一眼,看见我身下的时候,哼了声说道:“床头柜上有药,自己吃了!”

我摇摇头,拒绝说道:“我不吃药,我也不会碰你的,放心吧!”

张雯细长的眉毛挑了下,说道:“吃也得吃,不吃也得吃,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,你吃了那药,就会老实下来!”

我心里顿时醒悟了过来,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怒意,感觉自己被戏弄了!

这下我真的生气了,脸转向一边,不去理她。

“恶心!”张雯哼了一声,放下手机,也准备睡觉。

这时,窗外突然响起了张旺财咳嗽的声音。张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有些羞恼的瞥了我一眼:“爬上来,做俯卧撑!”

我顿时觉得天雷滚滚,难道张旺财咳嗽,是提醒我们该办事了?

张雯羞恼的看了看窗外,又狠狠的剜了我一眼:“那就别吃药了,快一点!”

不用吃药?

我心里噗通跳动了一下,看着张雯漂亮的脸蛋,暗暗吞了下口水…..

突然,张雯满脸的冰冷,紧紧的盯着我:“你在干什么?谁让你碰到我的!”

我有些茫然,也有些羞恼,迎着张雯冷冰冰的目光。沸腾起来的热血,也渐渐冰凉了下去。我掀开被子,倒在了一边,心里憋屈不已。

张雯立即从床上起来,连拖鞋都没穿,跑进卫生间,哇哇大吐了起来。

我脸上火辣辣的,比被人大庭广众之下,抽了几耳光还要羞恼。

自己身材还算高大,五官也仪表堂堂,就是因为本能的反应,不小心触碰到了张雯一下,她竟然吐了。

这是有多嫌弃我啊?

难道我就那么配不上她?

满腹的委屈和心酸,让我心里堵堵的,侧着身子看着窗外。心里暗暗想着,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撑了,简直就是自取其辱。

这时,张雯冷漠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:“睡地板!”

我彻底愤怒了,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,怒道:“为什么?我凭什么睡地板!”

但是,触及张雯红红的眼角,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,她竟然在卫生间哭了。

也许,在她心里也很委屈吧。和一个不爱的男人,同床共枕。

我焉焉的低着头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抱着枕头下了床,在地上找了一个角落卷缩了起来。

心里十分的矛盾和困惑,张雯不是在那种地方上班吗?

怎么还会这么排斥男人呢,难道我真的连一个花钱买笑的客人都比不上?

难道穷就这么可耻,这么让人瞧不起?

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涩的眼角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翻来覆去的,一整夜都没睡好。

第二天早上,张雯从包包里摸了一叠钱出来,丢在床上,说道:“半个小时后,我在村头等你。这钱,是给你爹的!”

我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叠钱,心里一阵悲凉,这就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代价?

在张雯心里,我就是一件货物,一件商品吗,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?

但一想到这去了省城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父亲一个人在家,身体也不方便,肯定需要用钱。

强忍着满腹的辛酸,把钱拽在手心里,耸塌着肩膀,离开了张家。

回到了院子里,父亲拄着拐杖在丢玉米喂小鸡,见我回来了,欢喜的说道:“华儿,雯雯呢?”

我不想父亲知道我的真实情况,勉强笑了下:“有些害羞,在村口等我,等下我们要去省城!”

父亲很是理解的点点头,脸上露出笑容:“那好啊。等几个月,雯雯有了身孕,这群小鸡也长大了,到时候一天杀一只,好好给她补一补。一定给我们老江家生个大胖小子!”

我鼻子有些发酸,走到父亲面前,轻轻搂住父亲削瘦的肩膀:“爸,我这一去可能年底才会回来,你可别干重活,我会每个月给你寄钱回来的!”

我把张雯给的那叠钱,揣进了父亲的兜里,父亲却忽然抓着我的手腕,皱着眉头看着我,喝斥道:“华儿,你这是干啥?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了啥钱,你是大男人,自己留着花吧!”

我腮帮子酸酸,在父亲心里,我是一个高大懂事的儿子。但是在张家,我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在张雯心里,我更是一个形同陌路的外人,可以随意的羞辱,呵斥,如同廉价的商品。

父亲起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华儿,去吧。老爹身体好着呢,别让雯雯等久了!”

“爸….”我心酸的泪水,终于找到了突破口,忍不住的滚了出来。

心里暗暗发誓,我一定会挣到钱的,而且也一定会给江家找一个温顺,贤惠的好媳妇回来的。

父亲沧桑的面容带着溺爱:“华儿,好好疼媳妇。老爹给你大米种着,母鸡养着,年底和雯雯回来吃!”

我不想父亲看出端倪,担心我。强忍着心里的酸涩:“爸,那我走了!”

来到村头的时候,张雯靠在红色的小车上,优美的身段,在阳光下,格外的漂亮。

修长的手指,夹着一支香烟,袅袅的烟雾,让张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味道。

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张雯一眼,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,看见抽烟的女人,总会觉得很轻浮。

但是,张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风尘的味道,而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冷傲和高贵。

张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口烟雾,掐灭了烟蒂也没说话,坐进了汽车里。

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后排,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思,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,和偶尔会车,传来的喇叭声。

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,终于到了省城。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行色匆匆的人群,反而给人一种冷漠和隔阂。

张雯熟练的抡着方向盘,又开了半个小时,才在一家非常宏伟的娱乐城门口停了下来。

我心里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,张雯果然在这种地方上班。心里酸酸的,毕竟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,但是却会陪着别的男人….

“下车,别死气沉沉!”张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户外面冷声说道。

我走下车的时候,立即被娱乐城的气势镇住了。两尊高大凶猛的汉白玉狮子,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阶两边。

四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,带着墨镜,身姿笔挺,恭敬的看着张雯:“张总!”

张雯淡淡的点了下头,径直走上了台阶。

我也立即跟了上去,心里的疑惑更浓。张雯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吗,这些保安为什么叫她张总?

但是,我还没踏上台阶,一个黑衣人就张开了手臂:“站住!”

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,看着黑衣人冷峻的表情,心里本能的有些紧张,说道:“那个,我和张….”

张雯回过头撇了我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小何,他是我表弟!”

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,恭敬的笑了下:“是,张总!”

我暗暗叹了口气,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阶,不远不近的跟在张雯身后,来到了宽敞豪华的大厅。

里面做卫生的服务员,看见张雯的时候,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,恭敬的叫着张总。

我有些醒悟过来,同时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,看来张雯是在娱乐城上班不假,但是应该不是做什么不干净的那种。

张雯指了下沙发,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:“等我下来!”

我看着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,斜着坐了上去,低着头,盯着自己脚上的廉价球鞋,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。

过了几分钟,楼梯上传来的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,叩击在大理石上,非常的清脆。

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立刻,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我的心脏噗通一声,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…..

换上一身职业装的张雯,气场更足了。

我怔怔的看了张雯一眼,心里突突的跳着。这样漂亮而成熟的女人,对我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初哥,杀伤力是巨大的。

张雯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,动人的脸蛋绷得紧紧的。我立即低下头去,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。

现在我也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:盛唐俱乐部—执行经理。

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做服务生,底薪一千五,有提成,可休假两天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张雯说话的口气,非常的公式化,像和我只是陌生人一般。

我赶紧摇摇头,一千五的工资已经很高了。我没什么本事,也没有学历,对这份工作非常的满意。

“小秦,带江华去领一下衣服!”

张雯对着一个正在拖地的服务生吩咐了一句,就踩着高跟鞋,叮叮了上楼去了。

旁边的服务生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,朝我客气的笑了下:“跟我来吧。”

在后勤处登记了一下,我领了两套工作服,白衬衣,黑马甲,还带领结那种。

我换上之后,那服务生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哥们,可以啊,长的挺帅的,身材也高大,好好干,有前途!”

我礼貌的摇摇头,微笑道:“哪里,我刚来,什么都不懂,还请多多指点!”

那服务生笑了笑:“客气了,兄弟。你叫江华是吧,我叫秦浩然!”

我立即点头:“浩然哥。”

“呵呵,那边有拖把,拿来做卫生吧。我会教你一些基本的东西。”叫秦浩然的服务生一边带着我做卫生,一边讲解起俱乐部的规矩来。

第一:就是不能顶撞客人,哪怕是要打你,也只能忍着。当然,老板会帮你解决这件事。你如果和客人动手了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第二:不能和场子里的女孩子发生任何关系,要是被老板知道了,后果会很严重的!

第三:更不能和女客人之间发生任何的感情纠葛,破坏了场子的名誉,就不是开除那么简单了。

秦浩然还说了一些细节,比如女客人大方的,会拿一些小费,这个是可以收的。场子里还有一些社会人员,是老板请来看场子的。尽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,更不要得罪他们。

秦浩然说的,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。只想踏踏实实的干好这份工作,攒点钱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日子好过一点。

六点过后,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。秦浩然带着我上了两次酒水后,就让我自己单独做事。

我记忆力一直很好,所以大半夜下来,一点也没出错,秦浩然满脸惊讶的直夸我聪明。

随后,又让我把两瓶红酒,送到楼上208号房间。

我推门进去以后,坐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,胳膊上纹着凶悍的纹身,叼着烟正在和旁边的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说着什么。

我微微弯了下腰,恭敬的说道:“您好,打扰一下,您的酒水来了!”

那纹身男子头也没抬,哼道:“行了,放桌上吧!”

我放好酒水,正欲转身离开,身后响起那珠光宝气的女人声音:“等一下!”

我立即转身,满脸微笑:“太太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那女人可能五十来岁了,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眼,像是在挑选一件货物一般:“小哥,出去一次多少钱?”

我愣了一下,随即醒悟过来:“不好意思,太太,我只是服务生。”

那富婆意味深长的笑了下,拍了拍桌上的烟盒:“抽支烟,坐下再谈!”

富婆肯是认为我在等她说价钱,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我摇摇头,委婉的拒绝:“我不会抽烟。”

旁边纹身男的神色,隐隐不善起来,一双凶狠的眼睛,幽幽的盯住了我。

富婆轻轻的笑了下,不以为意:“那喝杯酒?”

我从小连学费都是凑的,哪里喝过酒啊:“我不会!”

纹身男蹭的下就站了起来,凶光毕露:“你他妈的什么都不会,还当什么服务生?吃屎会不会?”

我有些紧张了起来,倒不是说怕纹身男,而是不想惹事,丢掉这份工作。

纹身男见富婆没有吭声,一步就窜了过来,一脚踹向我的小腹:“跪下!”

我心里有些愤怒了起来,感觉纹身男和富婆实在太欺负人了。往旁边闪了一下,纹身男一脚踹空,踹在了茶几上面。

砰的一声,酒瓶爆裂,碎片把富婆白皙的大腿都划出了血痕。

富婆没有半点惊慌,拍了拍大腿上的玻璃渣后,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把你们经理叫来!”

我心里更加慌张了,我们的经理就是张雯。只要一想起她冷冰冰的面孔,我就心里发虚。急忙道歉:“对不起太太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“草你m的,逼崽子!”

纹身男见富婆大腿破皮了,眼中的凶光更浓,抡起一个空酒瓶子,就朝着我头上砸了下来。

我虽然心里慌张,但是也没傻到任别人打的地步,一下子就抓住了纹身男的手腕,有些反感的说道:“我已经道歉了!”

纹身男憋得满脸通红,却奈何不了我。因为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干农活,别的没有,力气倒是有一把。

这时,一道高挑的人影走了进来,我下意识的回头,竟然是张雯。

满脸的冷意,呵斥道:“江华,撒手!”

我心里委屈无比,别人要用酒瓶砸我,难道我自我防卫一下就不行吗?

纹身男见我视线转移了,立即一拳砸在我鼻梁上。我身体一个趔趄,就退了一步。暗暗捏了下拳头,但是看见张雯冷漠的面孔时,又松开了。

张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怒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滚出去!”

我耸塌着肩膀,捂着已经流出鼻血的鼻子,有些憋屈的走了包房。

没走多远,包房里就传来的纹身男的声音,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。顺着虚掩的门缝,看见了让我痛心的一幕…..

“你,把这里收拾一下!”

纹身男目光灼灼的看了张雯一眼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大刺刺的点了一支烟。

张雯微微皱了下眉头,淡淡的说道:“好的。这两瓶酒水,我们会免单的。”

张雯单膝跪在地上,把碎玻璃渣,一片一片的捡在手中,丢进了垃圾桶。还用毛巾,把地上擦得干干净净。

我顺着门缝,目睹了这一切,心里暗暗有些刺痛。都怪自己太莽撞了,得罪了客人,连累张雯这么高冷的女人低声下气,替我受罪。

那富婆幽幽的笑了下,说道:“你是经理吧,不错,可以走了!”

张雯站起来点点头,说了一声谢谢。

我正想离开,张雯已经推门走了出来,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我隐隐看到张雯的掌心有血迹,有些愧疚的跟在她的后面:“张….张总,对不起!”

张雯停下脚步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冷厉的说道:“如果再有下一次,就回去种地去!”

我憋屈的点了点头,心里有些担心张雯的伤口:“你…没事吧?”

张雯撇了我一眼,冷声说道:“下去做事,别来烦我!”

我讪讪的张了张嘴,满腹委屈,夹着托盘走下楼去。

这时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秦浩然告诉我,可以下班了。

我换了衣服之后,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张雯才走了出来。也没和我说话,径直发动汽车,开出去一个街口忽然下来。

我心中一喜,急忙小跑一阵,打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张雯冷冷地盯着我,说道:“以后,你就这个位置等我,明白吗?”

“嗯。”

我点点头,斜靠在座位上。张雯不说话,我也不敢和她搭腔。

差不多十来分钟后,车子拐进了一片公寓小区。张雯停好车,就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换好拖鞋,径直上了楼梯,砰的就关上了房门。

我坐在沙发上,肚子却突然咕咕的叫了起来。这才想起,还是中午吃了饭,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。

我走进厨房,冰箱里有蔬菜,水果。我一边用小火熬粥,一边炒了两个青菜,还切了一盘水果。

准备好宵夜后,我上楼来到张雯的房间门口,砰砰的敲了下门。

很快的,张雯就穿着清凉的睡衣走了出来,皱着眉头说道:“谁让你上来的?”

我指了指楼下的餐桌:“我做了宵夜!”

张雯有些愠怒的说道:“第一,我没吃宵夜的习惯。第二,没我的允许,不准上楼!”

说完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我有些无语的摇摇头,热脸贴着冷屁股,积累了一晚上的愧疚感,也变得荡然无存。

怏怏的下了楼,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。

也许是饿过了头,也许是张雯的冷淡,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。喝了一碗粥以后,感觉就没胃口了。

把剩下的菜饭放在冰箱里,收拾了一下后,见沙发挺宽敞的,就倒在上面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洒了进来,张雯穿着昨晚那件奶白色的睡衣走了下来。

我微微撇了一眼,此刻的阳光正好照射在楼梯上,张雯的睡衣变得透明了起来。

张雯摇曳生姿的走到了我的面前,发现我的神色和身上的衣着后,冷冰冰的面孔忽然又红了一下,接着皱着眉头啐了一口:“恶心!”

我这才意识到,昨晚上图凉快,我是脱了长裤睡觉的。

我尴尬的捂着身体,硬着头皮道:“男人早晨起来,都这样!”

张雯没有理我,直径朝着厨房走去:“楼下还有房间,别跟暴露狂似的躺在沙发上,我对你没兴趣。还有,如果实在憋得慌,那种药我还有,你可以一整瓶吃下去!”

我偷偷的看着张雯诱人的背影,心里暗暗的说道,鬼才吃那种药呢,我实在憋不住了,我不知道自己解决啊!

张雯也不知道我在后面打量她,自顾从冰箱里拿出昨晚上的剩菜和小米粥,舀了一碗吃了起来。

我微微愣了一下,那些菜我都吃过,现在张雯也夹起来吃,算不算间接接吻呢?

我这会儿肚子也饿了,一边穿好裤子,一边朝着厨房走去,把正在吃东西的张雯吓了一跳。

因为我身材比较高大,走进厨房后,张雯就没多少活动空间了,皱着眉头道:“干嘛?”

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雯高耸的白皙,一条深深的沟壑,让我目光变得有些深沉起来。喉结下意识的滑动了一下:“我想吃….”

张雯其实也不算矮,接近一米七的样子。尽管素颜朝天,但是皮肤依然吹弹可破,就是眼神很不友好:“你是不是有毛病?想吃东西自己盛,靠这么近干嘛!”

说完,放下碗,冷冰冰的走了出去。

我讪讪的看着张雯优美的背影,心里狐疑的想到。张雯看起来很正常啊,也不是拉拉,而且年龄也不小了,为什么就这么反感男人呢?

我一边喝粥,一边吃张雯夹剩下的菜,嚼在嘴里,觉得有些美滋滋的。想了一阵子,就有了结论。

张雯不是反感男人,是反感自己。

自从知道张雯不是那种女人后,心里也有了想法。我从小母亲就去世得早,所以骨子里就喜欢比我大的女人。

把粥喝完后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 回复数字15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把厨房收拾了一下,就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看了起来,娱乐城上午都不用上班的。

这时,张雯换了一件素雅的连衣裙走了下来,扫了我一眼,道:“我出去一下,杂物间有一辆自行车,时间到了自己骑去上班。知道路吗?”

记忆力一直是我的强项,昨晚上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把娱乐城到公寓的路线,记在了心里。点点头,说道:“知道!”

“还有,上班的时候,别老找我说话,注意你自己的身份!”

张雯肩上挂着精致的包包,捋了下耳边的短发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我心里有些闷闷的我除了穷一点,长的并不丑啊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 回复数字15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要不然昨晚那富婆也不会直接开口,让我陪她过夜了。

我一边看电视,一边胡思乱想了一阵子。中午吃过东西后,看了看时间,就去杂物间把自行车找了出来。

还挺新的,看样子是张雯有时候代步用的。

我牵着自行车走出了公寓,没走多远,就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,朝着我跑了过来,还朝我招呼道:“江华….等一下….”

妈妈没有乞求我的原谅,因为她知道我永不会原谅她的,她一遍遍说着对不起……和爸爸回到大连的那天晚上,我考虑了很久之后,又决定了一件事情,为了我可怜的爸爸。

午夜里,我走进了爸爸的房间。

《全文完》

喜欢就顶一下!!!

评分
相关推荐
3.0分

3.0分 【大炕上的妈妈和她的亲家公各取所需】【完】

3.0分

3.0分 【大炕上的妈妈和她的亲家公各取所需】【完】

3.0分

3.0分 【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】【完】

3.0分

3.0分 【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】【完】

3.0分

3.0分 和妈妈的云雨情【完】(作者:不详)

3.0分

3.0分 和妈妈的云雨情【完】(作者:不详)

3.0分

3.0分 【老婆的同学苹苹和她妈妈】【作者未知】【完】

3.0分

3.0分 【老婆的同学苹苹和她妈妈】【作者未知】【完】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s://chaojipian.buzz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