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许老板农村玩处女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 https://chaojipian.buzz

市建材公司的许老板嗜好玩女人。

玩够了城里的女人,就想到农村去换换口味,于是开着私家车,来到了偏远的松树屯。

遇见屯里的贫困户万老蔫正跟媳妇素芳在院子里干活,于是走上前去,说自己是市建材公司老板,想吃点农家菜,万老蔫一听说好啊,那就到我们家吃吧,这园子里的菜很新鲜,然后让素芳去买点肉,可是素芳站在那里却没有动,原来家里穷,没有钱。

“少爷,一年考核期到了,恭喜你,通过考核,成为‘隐国’继承人。”

“龙老,我要回宁海一趟。”

何金银离开了京都,飞往宁海…

大概半天以后,何金银从京都,抵达了宁海。

他来到一家叫做‘水肌肤’的公司门口。

此刻,那门口,围了六、七个人在那里。

为首的两个人,是一个中年贵妇和一个中年光头。

“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!”中年贵妇对着门口保安,气势逼人道。

“对,叫她滚出来,她麻痹的,她卖的是什么药啊?我姐姐涂了她的药,脸都成啥样。今天不赔个几百万,让你们这破公司明天就倒闭。”中年光头,恶狠狠的开口。

保安遇到这种事情,也不敢擅做主张,马上去通知这公司的总裁。

大概十来分钟以后,一个穿着总裁ol工作装,带着黑框眼镜,身材高挑,足有一米七八的冰冷女子,从那公司里走出来。

当她出现的那一刻,几乎所有的人,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她的身上。

她的美貌实在太出众了,哪里有人群,只要她一出现,她马上就成为人群中那道最靓丽的风景。

“哇,这个女人可真漂亮啊,不会是哪个明星吧?”

“有点像大明星韩雪,不过比她年轻,比她高挑,咋一看去,比韩雪还美咧。”

“气质好冷啊,被她看上一眼,冻得可能会感冒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小声的讨论着。

而就在此时,门口的保安,朝着江雪恭敬的开口:

“江总裁,您来了。这些人非要见您,我们拦都拦不住…”

这话一出,顿时间,那群来找事的人都是一愣。

他们都没想到,原来,面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,就是这‘水肌肤’公司的总裁。

“原来,你就是这黑心公司的老板呀…”

那脸花了的中年贵妇,气势逼人的指着江雪,冷冷的开口。

“女士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江雪皱起了眉头,她的确是水肌肤的总裁,但却不是什么黑心老板。

她做生意,一直都很本分,从没赚昧良心的钱。

“什么意思?你看我的脸,擦了你们公司的化妆品,然后成这个样子了!被你们公司的化妆品毁容了!”

中年贵妇张婕,气愤的指着江雪。

“我们这次来,就是要找个说法。我姐夫是‘宁海商会’的副会长,你们这次,要不赔个几百万,我们就让我姐夫,将你们的公司给查封了。”旁边,那个光头张建补充道。

他一说话,脸上的横肉抖着,看上去凶神恶煞。

“几百万哪里够,老娘的一张脸,就值几百万?”中年贵妇摸着脸,愤愤的说道。

她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几百万哪里买得了她的容貌。

江雪刚开始以为,这只是一个类似‘医闹’的人,来这敲诈一笔,本以为事情不大。但现在,听了那中年贵妇的话,心里顿时一沉。

宁海商会,要是要查封她这个化妆品公司,那真的太容易了。

江雪此时,蹙着眉头,心里正寻思着要怎么处理这件事。

然而此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夫人,你这脸皮,不是因为用了我们公司的产品,就变成这个样子的,而是因为别的原因。”此刻,何金银走了过来,突然开口。

刚才,他便用中医四诊,‘望闻问切’中的‘望’,看出那中年贵妇张婕脸上的大致情况。

那并非是因为化妆品的原因,而是因为这女人体质特殊,接触了某些过敏源,因此导致脸上长疮。

“哼,还想耍赖是吧?我姐昨天在你们公司,买了你们的产品,回去用了以后,脸上马上就有了反应,过了一个晚上,脸就成这个样子了。还说不是因为你们公司的产品?”光头气愤的声音响起。

“你又是谁?那女老板的司机吗?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?”

中年贵妇张婕,直接瞥了何金银一眼,不屑的说道。

而此刻,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,公司门口所有的人,都将目光朝他看了过来。

总裁江雪见到她,还诧异的愣了一下,之后,反应过来,脱口而出,道:“好你个何金银,你还知道回来?你眼里,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婆?”

老婆?

这美若天仙,比大明星韩雪还要漂亮和有气质的总裁女神,居然结婚了?

而她的老公,就是面前这个,穿着‘朴素’,看上去有点小白脸的男人?

那一刻,公司门口围着的男人,都朝何金银投来羡慕、嫉妒的眼神…

“你是她老公?那么,这公司,真正的话事人是你了?”中年贵妇张婕,朝何金银看来。

这话一出,顿时间,旁边的几个保安‘噗嗤’一声就笑了起来。

对于何金银,虽然离开了宁海一年,但是这些保安是认识他的。

都知道何金银以前,是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,现在,听到那中年贵妇,问这公司是不是他的,顿时间就忍不住嗤笑了起来。

而就在此时,江雪也瞪了一眼何金银。

“我是她老公,不过这公司,不是我的…”何金银开口:“夫人,你的脸…”

“闭嘴,何金银,别乱说话…”

江雪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银脸上抽去。

这窝囊废,一回来,就瞎说什么话?

难不成,他还想插手处理这件事?

就他那点能力,他能行吗?

何金银此时,还继续说道:“夫人,我们公司的产品,有那么多的女士在用,为何只有您一个人,脸上会出现这种反应呢?为什么别人,就不会呢?”

“哼~~”中年贵妇听了这话,不由冷哼了一声,指着何金银说道:“你这意思,是我故意来讹你们喽?”

何金银摇了摇头,“你是不是故意来讹诈我们,我不知道,但是,你有病,那是真的。”

“cao,小子,你他么说什么?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?”此时,光头男听了这话,气愤无比,就要撸袖子上去揍何金银。

那中年贵妇,也指着何金银,气得手指发颤道:“好好,我长这么大,还没这样憋屈过。想耍赖就算了,还骂人?你骂我有病,我看你们全家都有病。那赔偿什么的,我也不要了。我现在,就要你们公司倒闭。你们给我等着,我若不让我老公把你们公司给查封了,我姓张的把名字倒过来写!!”

她是真的被何金银给气坏了。

但何金银,是说真的。

这中年贵妇,是真的有病,她得了一种叫做‘过敏性湿疹’的隐形皮肤病,这种皮肤病,一旦接触到某些致敏源,那么,就会触发她那病。如果不及时给与治疗,那么毁容还是小,甚至,还会有生命危险。

何金银此刻,就把这话给她复述了一遍,同时说道:“你这病,我可以帮你治好,而且,彻底根除。”

“我有病?你帮我根除?你是医生吗?这么年轻的医生?”那中年贵妇,一脸质疑的问道。

“什么医生啊,他就一个吃软饭的,是我们公司总裁的上门老公,都没学过医。”这个时候,旁边的一个保安实在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插口嘀咕了一句。

“草!没学过医,还说我姐姐有病?你这是在骂人吧?你们还真是嚣张啊,卖的产品,把我姐姐的脸给搞花了,现在我们来找你们赔偿,你们还不认账。现在,还说我姐姐有病?”光头男开口。

那中年贵妇,听到何金银是一个没过医,连保安都鄙视的软饭男,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骂她有病。瞬间,她的怒火,就被彻底点燃了。

至于江雪,现在她的脸,冷得像十二月的寒霜,要不是现在人太多,她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银脸上抽过去。

这混蛋,瞎说什么鬼。

还人家有病?

她看何金银才有病,神经病!

这混蛋,以前也就窝囊一点,现在出去一年,回来以后,脑子也坏了?

此刻,何金银还想说什么话,江雪赶紧开口呵斥道:“何金银,你给我闭嘴!!再说话,你这两天都别想吃饭了。”

何金银一听这话,摇了摇头,也就闭上了嘴巴。

至于旁边那几个保安,听到这话,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心说这何金银,还真是个软饭啊,现在好了,老婆要不给他饭吃了。

江雪此时,赶紧朝那中年贵妇说道:“张夫人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那个不是我们公司的人,他刚才的话都是乱说的。您别放在心上,您这边要赔偿的话,我们公司会负担,您的一切医疗费用,精神损失费用,我们都会赔偿。”

虽然江雪也觉得这事很冤,但是,商人遇到官人,能忍则忍,能用钱解决的事情,就用钱去解决。

几百万虽然不少,但她江雪还是可以负担得起。

“不,现在,老娘不需要你们的赔偿了。你们就等着公司被查封,然后申请破产吧!!”

那中年贵妇,是真的生气了,直接冷哼了一声,接着,便捂着脸,踩踏着高跟鞋,砰砰的走上了旁边的一辆奥迪a6,然后,和她带来的那几个人,扬长而去。

到此,江雪的脸变得更加惨白了。

她看着一旁的何金银,气得嘴唇都在哆嗦了。

这混蛋,平时窝囊就算了,你说你窝囊,你别说话啊。现在好了,这混蛋,瞎说话,把宁海商会‘副会长’的夫人给得罪了。

宁海商会,直接掌管宁海的公司,商会的副会长,要搞她一个小小的商人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

“你…你…”江雪指着何金银,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一旁的几个保安,也都看着何金银,在那摇头。

这何金银的大名,江雪公司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。虽然他这离开了宁海一年,但是老员工都知道,他是江雪的老公,而且,是一个十足的软饭。

连江雪公司的保安,都瞧不起他。

“你给我先进公司…等我晚上有空了,我再收拾你。”江雪咬着牙,用一副要杀人的冰冷语气,对着何金银说道。

何金银跟着江雪进入了公司里。

江雪此时,骂都懒得去骂他,主要也是事情太多,没时间骂。

她现在,正想着要怎么处理那‘宁海商会’副会长夫人的事情了。

“唉,现在,只能找关系,去请求那夫人原谅了。”

江雪叹了一口气,拿起手里的电话,开始给以前认识的一些官员打电话。

可是一通电话打下来,大部分都是口里‘嗯嗯’,嘴上‘哈哈’,看那模样,都是都不想管这事了。

“铃铃铃~~~”另外一边,秘书那里,还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,都是因为最近公司资金链短缺,然后那些客户怕她公司倒闭,提前过来催尾款的。

她被这些事情,搞得真的是焦头烂额,看着何金银坐在一旁,像个木头一样,更加恼怒和生气。

“真是一点事情都指望不上他啊,什么都不会做。今天一回来,就捅了一个篓子,我怎么找了这样一个窝囊的老公。”江雪心里叹息。

“走,赶紧走。看着你就烦,你给我回家去。”江雪决定眼不见心不烦,挥着手,让何金银回家去。

“雪姐,我这一年在外面,学了点投资。要不,我来你公司,帮你的忙?”何金银说道,他现在,对于投资方面的东西挺精通的。他这准备回来帮老婆。

“不用!你回家吧,回去当大爷。我可不敢雇你,你这还没上班,就给我得罪了药监局副局长老婆,这要是雇你上班,以后什么市长夫人、书记夫人,你不得一个个得罪一遍?还有,我这公司,估计也要倒闭了,雇不起你这个大爷…”

江雪心灰意冷,挥着手,让何金银消失在她面前。

何金银张开嘴巴,欲言又止,想说自己可以帮他,要钱的话,10个亿以内,一1个小时之内,都可以给她。

至于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事情,他也可以搞定…

一个电话的事情。

但这些话,还没来得及说,江雪已经生气的瞪着他,道:“你再不走,我叫保安赶你了。”

何金银:“……”

最终,何金银叹了一口气,这些话,也就烂在肚子里,没有说出去。

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。给你们做饭去…”何金银温和的说道。

“滚,赶紧滚…”江雪无奈,这就是自己的老公啊,一个大男人,每天就只会做饭。真是气死人,窝囊到家了。

何金银离开了公司以后,就拿出‘何家’专门的手机,给龙老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嘟嘟嘟~~~”电话通了,另一头,响起了一个恭敬的声音,“何少。”

“龙老,我想找你帮个忙,要点钱。”何金银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“要钱?多少?”龙老问道:“要不,先给你10个亿,拿着当生活费。”

“行。”何金银点头,隐国的庞大,拿10个亿,真的就相当于拿零钱一样。

“那少爷,我在今天之内,将那钱打你的专用银行卡里。”龙老又说道。

“嗯,好,对了,龙老。还有件事,我们‘隐国’成员,有布局‘宁海商会’吗?”何金银又问道。

可不料,龙老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像没有…”

“这样啊…”何金银有点失望。

但就在此时,龙老的声音,再次响起,“宁海只是一个市,低级了点,我们‘隐国’之前并没有在那布局。宁海上面的江南省我们有布局,江南省商会的‘会长’唐政,正是我们‘隐国’的人。”

“那你把他的电话给我,我去找他,让他帮个忙。”何金银开口,说着,把今天江雪的事情,告诉了龙老。

龙老听了以后,忙说道:“这种事情,哪里需要少爷亲自出面。老奴来就行了。”

“那好吧,有劳龙老了。最好就今天去说这事,我老婆今天因为这事,烦的眉头都皱成一团了,我这看了心痛啊。”何金银说道。

“好好,马上安排,马上安排…”

002 找关系

晚上,江雪拖着疲惫的身体,回到了家里。

家里,江父江如海正在沙发看新闻,江母楚云秀在一旁吃着葡萄,二姐江紫今晚也没值班在家休息。

她进来以后,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并没有看到何金银的身影。

“何金银呢?”江雪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啊?何金银?那个混蛋回来了?”江母楚云秀吃惊的说道。

“一年前,他说要去京城混一混,这一去一年,没回过家一次。他还有脸回来?”江如海阴沉着脸,想到他那窝囊废女婿,心里就来气。

“不知道,他这一年,赚了多少钱,混得怎么样。”二姐江紫,开口说道。

江家有三姐妹,大姐江红,二姐江紫,三妹江雪,三个人都长得美若天仙,被称作‘三朵金花’,大姐是‘红玫瑰’,二姐是‘紫荆花’,三妹是‘白牡丹’。

大姐江红,嫁给了市长的秘书,至于二姐,医学博士刚毕业一年,现在正在宁海市人民医院当医生,至今单身。至于江雪,则是一个商业才女,经营着江家的公司‘水肌肤’。

“比以前更让人心烦,更窝囊了,今天一回来,就捅了一个篓子,得罪了宁海商会副会长的老婆,一言不合,就骂人家有病。人家已经放了狠话,要带人来查封我的公司…”江雪现在想到那件事,都还生气。

说着,便把白天的事情,详细的讲给了父母和二姐听。

几人听了以后,都纷纷开口。

“这何金银,太不像话了。”

“看来他这一年出去,钱没赚到,能力没学到,倒是学会了吹牛皮。”

“何止吹牛皮,我看她是有病,得了神经病。”

“要我看,小雪,直接和那神经病离婚得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几人正说着话,突然间,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接着,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

“何金银,你还有脸回来?”江母楚云秀,可是一个暴脾气,当即就指着何金银冷声道。

“我很早就让你回家的,你跑哪里去了?”江雪也无比生气,声音冰冷如雪。

“哼。”二姐江紫,直接给了她一个冷哼。

江如海也面色阴沉。

何金银此时,抱着一堆的东西,笑着说道:“我去拿东西了,我从京都那边,带回来一些礼物送给大家。不过,是托人带,所以下午的时候,就去他那里拿了。”

听到何金银,是去拿礼物送给他们,他们的脸色才稍微缓了一下。

“礼物,什么礼物?”江紫不屑,这窝囊废,能送些什么好礼物出来?

估计,是一些地摊货吧。

何金银此时,递给江紫一盒化妆品,还有一罐子的‘罗马葡萄’。

“二姐,我知道你喜欢化妆和吃水果,所以这些,送给你。”何金银将那两物递给了她。

“行吧。”江紫并没有多在意,觉得这何金银送的,大概都是便宜货。

接过了礼物以后,便随便的放在一旁。

何金银此时,又送给了江如海一幅字画,这老丈人喜欢玩收藏,不过,并不是特别专业。

至于楚云秀,何金银送了她一条项链。楚云秀也和女儿江紫的想法一样,都觉得何金银能送出些什么好东西,也没多在意,把那项链随意的收起。

何金银当然也准备了一件礼物,送给自己的媳妇了。

那个礼物,也是所有礼物里面,最珍贵的东西。

既然是最珍贵的,当然要留到最后面送。何金银准备,等晚上回房以后,再送给江雪。

“好了,大家还没吃饭吧?我去给大家做饭。”何金银开口,在以前,家里的饭都是何金银做的。

“好,你去吧。你回来了,唯一的好处,就是我不用再做饭了。”楚云秀摆手,让他去厨房做饭。

他进去以后,江雪的脸色特别冷。

“这混蛋,给所有人都送了礼物,就没准备我的…”

江雪虽然并不在意何金银的礼物,觉得他也送不出什么很宝贵的东西,但心里,多少还是有点介意。毕竟,她可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啊。

“算了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还是解决那宁海商会‘副会长夫人’的事情吧。”江雪这么想到,就朝江父等人开口:“爸,妈,还有二姐,你们动用一下你们的人脉,帮忙去找下关系,去给那宁海商会副会长求下情。”

“好好,爸找一找以前的同事。”江如海开口,他退休之前,也做到了副局,所以在官场上面,也有一些人脉。

不过,毕竟退休了,所以,这些人脉,能管用吗?

江母也打着电话,找着她的关系。

江紫突然说道:“小雪,那个‘天福集团’的刘公子最近在追求我,之前听他说,他家和‘宁海商会’的会长,好像有点亲戚关系,我找他帮忙。”

“好好,谢谢姐。”

“对了,小雪,大姐夫那边,你也给他打个电话过去。”江如海开口。

“嗯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家人都因为这件事,在打着电话,到处找关系。

……

吃完晚饭,何金银就和江雪回卧室了。

回到卧室以后,何金银默默的去衣柜里,将被子拿出,然后,打好地铺。

他们两个人,结婚有几年了,不过,何金银连她的手都没摸过,更别说做其他事情了。

两夫妻,虽然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,但是,一个睡床,另外一个却打地铺。

把地铺打好以后,何金银从怀里,拿出了一枚深蓝色的项链。

“送给你的。”何金银递给她。

“这项链,有点像泰坦尼克号里面的‘海洋之心’。”江雪开口,感觉这项链到是挺好看的,现在的模仿品,也做得这么精美了吗?

“呵呵…雪姐,好眼力。”何金银伸出大拇指,赞叹道。

江雪白了她一眼,“这模仿品,花了多少钱?300要不要?”

何金银摸了摸头,这应该不是仿制品吧,这可是爷爷送给他的礼物。说这件东西,是他过世的奶奶留下的,不能随便送人,只能送给何家的媳妇。

“这个应该是真的…”何金银说道。

江雪白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“何金银,我发现你出去一年,别的本事没学到,吹牛的本事倒是渐长。不过,一个男人,如果有真本领,那么会吹牛是件好事。但是,如果一个男人,没有真本事,只会吹牛的话,那么,那个男人是很low的。”

何金银:“……”

他真没吹牛呀。

“好了,去给我打洗脚水,然后,边洗脚,我们边清算一下白天的事情吧。”此时,江雪突然发话。

何金银苦笑了一声,也没多说什么。

她这性格,过了一年,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。

之后,和过去一样,他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温度适宜的水。

端到卧室以后,便将洗澡水放在了江雪的面前。

江雪看着他这模样,摇了摇头。

何金银蹲在那里,替她洗脚。

江雪是一个十足的美人,身高一米七四,双腿修长,纤细的脚弯,白皙滑嫩的脚趾,沾了水以后,触摸上去,如同绫罗绸缎一般滑嫩…

何金银此时,一边给她洗脚,一边给她按摩了一下脚上的穴位。

本来疲惫的她,泡着脚,脚上传来一阵舒服的感觉。

“何金银,你洗脚的本领,倒是增长了不少。”江雪戏谑道,不过马上,语气便改为冷冰冰的,“同时,你吹牛、闯祸的本事,也大涨了不少。今天,你把商会副会长老婆给得罪了,明天,她估计就会带人来查封我公司。”

何金银摸了摸鼻子,说道:“放心吧,你的公司不会有事的,没有人敢查封你的公司!”

江雪听到这话,直接翻了一个白眼。一脚把他踢开。

“你这废物,你以为自己是谁啊?还没人敢查封我的公司,你以为自己是宁海商会会长?是宁海首富啊?”江雪气道。

“宁海商会会长?宁海首富?他们不算什么大人物!”何金银摇头。

江雪气得身体都在发颤,她颤抖着手,指着何金银,失望至极道:“我最讨厌的人,就是你这种没有本事,还喜欢吹牛的男人。真是废物中的废物,我江雪,怎么会‘娶’了你这样一个男人?”

她对何金银真是失望到了极点,脚也懒得要他去洗了。

“你滚去倒洗脚水,今晚睡地铺,也离我远一点!还有,我妈说最近头疼,明天一早你陪她去看病,帮她挂号拿药和跑腿!”

想到明天,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,将要带人来查封公司,心情就低落到了谷底。

难道,我江家的‘水肌肤’公司,明天就要在我手里破产了吗?

何金银去倒洗脚水的时候,在卫生间里发了一条短信。

收起手机,何金银喃喃道:“老婆,明天你会收到一个惊喜!”

003 来道歉的?

当天晚上,何金银当然是没有兽性大发。

一夜无话,次日一早,江母楚云秀身体有点不舒服,让何金银陪着去医院。

“妈,您这是偏头痛,我帮你扎几针,然后服用几剂药,就可以治愈。”何金银朝村云秀说道。

楚云秀白了他一眼,“何金银,你这次回来,吹牛皮的本事大涨。别吹牛了,快去给我排队挂号。”

何金银摇了摇头,本来很简单的事情,非要搞这么复杂。

她不信,何金银也拿她没办法。

“哎呦,有人昏过去了!”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,在医院的挂号大厅里,有人喊了起来。

这话一出,一群人围了过去,原来是一个老人昏过去了。

几个医生刚好路过,连忙跑了过去。

至于何金银,也走了过去。

“啊…爷爷,爷爷…”此刻,那老人身边,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,焦急的在旁喊着那老人。

几个医生中,二姐江紫正好在。

“快,快送他到急诊…”江紫开口,对着旁边几名医生说道。

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人,居然手里拿着针,在那老人头上扎。

但看清楚,那人的模样以后。

她大吃一惊,愤怒无比,对着那人吼道:“何金银,你是疯了吗?你在干嘛?”

何金银一边用手里的银针,在那老人头上的百会、风池、四神聪穴扎入运气,一边,说道:“我在救人,他脑补缺氧,十几秒以后,如果不将他救醒,他大脑会开始死亡。”

“救你麻痹,你个窝囊废,连医都没学过,还救人!滚开。”江紫大怒,心说这混蛋,平时没用就算了,这人命关天的事情,是他能乱动的吗?

一旁的其他人,刚开始还以为,何金银是医生,可不料,听到穿着白大褂的江紫这么说,都纷纷指责他。

“小伙子,你没医过人,就随便对人施针,你这是在谋杀啊。”

“治死了人,需要判刑的,小伙子,你等着坐牢吧。”

“何金银,你…你这个窝囊废,在干什么?还不快滚,让阿紫去救人,你想治死人,然后坐牢吗?”一旁,江母楚云秀也怒道。

她也觉得,何金银是疯了,没医过人,居然贸然去治病。

这一刻,几乎所有人,都在指着何金银。

“咳咳…”

然而,突然在这个时候,那个昏迷的老人口里,居然发出一声‘咳嗽’声。

什么?那个老人醒了?

哗!

人群一片哗然。

“咳咳…”那老人又咳嗽了一声,然后睁开了眼睛,而且,还要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“呼~~”何金银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将他从鬼门关里给拉回来了。

“好了,老爷子,你的病情,暂且稳定住了。”何金银朝那老爷子说道。

“啊…”此时,那老人反应过来,才知道,刚才是面前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。

他连忙感谢道:“多谢你了,小伙子。”

那老人的孙女王婷婷,对着何金银连连感谢:“这个大哥,多谢您了,多谢您了。”

何金银摆手,示意不用谢。

一旁,其他人哗然。

“真被他给治好了。难不成,他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?”

“可是刚才那个江医生说,他没学过医啊。”

“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大师吗?”

“……”

人群一片议论,何金银则没有理会,而是走到了江母楚云秀面前,然后,对她说道:“妈,号已经帮你挂好了。不过,我还是建议,你这偏头痛,用中医的方法治疗更好,西医的治疗方法,很多都是治标不治本,但我这中医治疗法,可以帮你根治她。”

要是没有之前那一幕,楚云秀会直接骂他傻叉,就知道吹牛逼。

但刚才那一幕,这个废物女婿,的的确确是治好了那个老人。

“难道,他真会医术?”楚云秀疑惑。可是以前,她没见他学过医啊,难道,是他离开宁海这一年内学习的?

但一年,能学到什么啊?

“可能,刚好被他瞎猫碰到死耗子吧。”楚云秀还是不相信何金银。

她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我还是用西医的方法治疗。阿紫已经和市里最好的神经科医生约好了。”

她还是拒绝了何金银。

此时,江紫冷冷的看着何金银。

她一把将何金银拉扯到角落里,然后,戳着他脑袋说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没医过人,你乱给人治什么病?你这样,迟早要坐牢!”

何金银此时,说道:“我这不是把他治好了嘛。”

“你这是瞎猫遇到死耗子!算你命大。”江紫当然不相信,何金银有比她还高超的医术。

“下次,你要再这样,出了事,别说是我们江家的人,我们也不会给你擦屁股,去牢里捞你。”江紫警告道。

何金银却没有说话,如果刚才,他不出手,或许,那个老人,已经脑死亡了。

或许,正如江紫说的那样,帮他治病,他的确冒着要坐牢的风险。最好的办法,当然是明哲保身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

但他何金银做不到,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人,在他面前死去。

“算了,你好自为之。我还要去看病人。”江紫懒得理会他了,直接走开了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江雪的公司里。

昨天那个张婕的老公,宁海商会的副会长,带着一群人来了。

那个光头和张婕本人也在。

光头一进来,仗着自己姐夫的势力,对着那些保安趾高气扬道:“去叫你们江总裁出来!”

看着这一群气势汹汹的人,保安们赶紧去通知江雪。

江雪带着秘书,马上赶了过来。

她已经准备好了道歉的措辞,同时,准备拿五百万来赔偿,希望得到那宁海商会副会长夫人的原谅。

“呵呵…江总裁,我们又见面了。今天,我们就把你们的公司给封了。”贵妇张婕,捂着脸,恶狠狠的说道。

“夫人,真是抱歉。昨天的事情,你听我解释…”江雪赶紧抱歉的说道。

刘建军本来马上要让人去查封江雪的公司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接了一个电话。

“老公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接电话干嘛?赶紧查封她的公司啊。”张婕撒娇道。

“闭嘴,这是省商会会长打来的。”刘建军呵斥着他妻子,让她闭上嘴巴。

他老婆一听是省商会的会长,顿时间噤若寒蝉,一个屁都不敢放了。

“我到旁边接,你们千万别说话。”他叮嘱道。

“好好好…”

刘建军随后,去一旁接电话。

接通了以后,一分钟后,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。两分钟以后,额头在冒汗,同时,连连点头。

“会长,会长,我不知道,她后面居然有…有‘隐国’的人。我马上去给她道歉,马上去给她道歉。”刘建军噤若寒蝉,连连说道。

挂断电话以后,他老婆笑道:“老公,连省商会的会长,都给你打电话了,是不是,你在商会的地位,又要再升一下了?”

光头男也笑道:“哼,查封这公司,就作为姐夫升职的火,正所谓,新官上任三把火!”

“火你妈!!”刘建军直接一巴掌,扇在了那光头的脸上,然后,指着他和张婕,说道:“你们这姐弟两,就知道给我惹祸。滚后面去,回家再收拾你们。”

说完这话,突然又朝江雪这边走来。

这次走近的时候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。

江雪有些懵,不知道这闹哪样。

“那个…刘会长,昨天的事情,真的抱歉,我这边,愿意赔偿给您夫人五百万…”江雪连忙说道。

“啊…江总裁,不不不…我们哪里能拿您的赔偿啊,您别误会,我们这次来,可不是来查封你公司的,而是专门来道歉的。为贱内昨天唐突找事来道歉的。”那商会副会长刘建军,连忙说道。

啥?昨天不是说,要来查封自己吗?

今天啥情况,怎么是来道歉的?

江雪都蒙了,完全蒙了。

“咳咳…江总裁,都怪我管教妻子不严,唐突冒犯了您。您大人有大量,就别和我们计较了。我们市商会,将会为‘水肌肤’公司打响名声。”刘建军连忙向江雪示好。

“还有,市商会,将会为水肌肤提名,申请今年的宁海十佳进步企业。为江总裁,申请宁海十佳青年企业家…”

那刘建军一直说着,让江雪仿若在做梦一样。

“这…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江雪喃喃道。

004 你家是有矿吗?

另外一边,医院里面。

心内科的办公室里,正值中午休息,一群医生点了一些外卖,在那吃午饭。

没办法,当医生就是这么忙,大部分医生中午都是不回家,然后在办公室点外卖吃。

当然,也有一些人会带东西来吃。

比如江紫,她经常会带一些水果来。

今天也是如此,她拿出了一大袋子的水果,这些水果,都是家里带来的,很多东西都是上品水果,比如黄龙果,需要几百块钱一斤。

“来来来,亲爱的同事们,一起来吃水果。”江紫此时,从那水果包里,拿出了黄龙果等东西,放在桌子上。

她的同事们,早就习惯了这一幕。

她们都知道,江紫带来的水果,都是一些名贵、好吃的品种。

众人都朝这里围拢。

“来,吃这个黄龙果,500块钱一斤,味道特别好。”江紫说道。

“哇,真的好好吃。”

“咦,江紫,这包水果是什么啊?从没见过,看上去怪怪的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医生指着一包水果,惊疑的说道。

江紫朝那水果看去,看了一眼,脸色就一变。

“别,那个不好吃。不能吃…”江紫尴尬道。

原来,那一包水果,是昨天何金银送给她的。她当时随手扔在了桌上,今天早上出门太急了,就和其他水果装在了一起,带来了医院。

何金银买的水果,在她看来,肯定是地摊货啊,几块钱一斤的东西,她这样要面子的人,怎么能拿出来请同事吃呢。

她赶紧想要从同事手里抢过来,然后,直接扔掉。

不过,就在抢的时候,突然,科室主任来了。

那主任进来以后,看着这一幕,笑道:“呵呵…江紫,在抢什么好吃的?”

“不,不,不是…”江紫想要马上解释,然后,把那水果扔掉。

可就在此时,科室主任惊疑一声,然后捂着嘴巴吃惊道:“江紫,你家里是有矿吗?”

“啥?”江紫一愣,不知道主任突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

“江紫,你…你居然带来这么一大袋的‘红宝石罗马葡萄’,来请我们吃,你家也太有钱了吧?”科室主任说着,赶紧朝江紫这边走过来。

然后,从江紫手里,抢过一个葡萄,连皮都没有剥,也没有洗,然后直接塞入了口里。

一口就吃下了,吃完以后,还舔了舔嘴唇,说道:“太好吃了,不愧是两千多一颗的‘红宝石罗马葡萄’啊。”

“啥,两千多一颗?”江紫和其他同事都呆了。

他么一颗葡萄,需要两千多?这他么是金子做的吗?

“嗯嗯。”科主任又摘了一颗,同样没洗,也没剥皮,直接扔嘴里。

一边吃,她一边说道:“这红宝石罗马葡萄,只产于日本石川县,对品质极为严格的,每颗葡萄和乒乓球一般大小,糖分含量达到18%以上。这种葡萄,特别稀少,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,2011年,东京拍卖会上,一串30粒的红宝石罗马葡萄卖出了8250英镑(约合人民币7.23万元),相当于一粒2400元人民币。”

这话一出,她指着那包里的红宝石罗马葡萄说道:“江紫,这里少说也有几斤吧?你可真是大方啊,请我们吃这么好的东西。”

说完,科室主任又去摘第三个葡萄。

至于其他医生,都惊呆了。

接着大家,大家都蜂拥着去抢那葡萄。

笑话,一颗2400块钱啊。

这么贵的葡萄,吃一粒就赚一粒。吃5粒,就抵得上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了…

江紫此时也惊呆了,她之前根本不知道,何金银送给她的葡萄居然这么珍贵。

要是知道,打死她也不带来科室啊。

对于她这种水果吃货来说,这种品质的水果,当然是留在家里,偷偷的一个人吃啊。

“我去…两千四一粒,还想买不一定买得到。何金银,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?”江紫迷惑。

当然,现在不是迷惑的时候,现在最重要的,当然是去抢那红宝石罗马葡萄了。

这他么再不去抢,全被科室里的医生和护士给吃光了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何金银刚陪着楚云秀做完检查。

神经科的医生,给她开了一些药,让她带回家吃。

二人前去心内科,准备去和江紫告别。

到了心内科的时候,看到了江紫。

江紫看着他的眼神很怪异,她偷偷的把何金银拉到一旁,问道:“何金银,你哪里来的钱,买的那红宝石罗马葡萄,是不是中了彩票?”

何金银一愣,刚开始还有些迷惑。

不过旋即,他就明白了过来。

昨晚,他的确送了她几斤那‘红宝石罗马葡萄’。

何金银不想让她知道,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,因为他现在的身份地位,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了。

说出去,估计都没人相信。

“嗯嗯…是的,我是中了彩票。”何金银顺着她的话说道。

“我就说嘛,这些钱,怎么可能是你赚来的。”江紫摊了摊手,接着又问他,“对了,你中了多少钱?”

“一百万吧。”何金银开口。

“中了一百万,就买这么贵的水果?一颗2400,那里几斤,折算下来,几十万啊,何金银,你可真是个败家子。”江紫朝他翻了一个白眼。

也就在此时,突然间,办公室外面,传出一阵喧闹声。

一个护士冲了进来,说道:“江医生,贺主任,不好了,刚才突然来了一个病人,突然间心口痛,看上去很危急的样子,你们快过去看一看。”

这话一出,江紫和那贺主任脸色都是一变,赶紧朝外面走去。

何金银也跟着出去,出去以后,便看到那个病人的状况。

没想到,那个病人,居然是昨天何金银在江雪公司看到的那个贵妇张婕。

昨天,何金银就警告过她,告诉她有病。

如果不及时治疗,不单单只是毁容,还会危机生命。

现在,还真是如此。她身上的后遗症出来了,那过敏源,直接影响了她的心脏,让他的心脏,发生了心衰。

此刻,那贺主任和江紫对她稍作检查,脸色霍然大变,“不好,她发生了心衰,需要立刻抢救。”

这话一出,大家马上将她安排进入重症病房,然后,给她呼吸机等医疗仪器。

同时,江紫还在给她做急诊治疗。

不过,好几分钟过去,症状非但没有缓解,反而看上去更加严重。

那张婕的脸色,变得无比黑沉,好像有淤血淤积。

除此之外,她身上有些部位,更是直接发生了水肿。

江紫此时,有些着急,这种症状,她以前从未见过。

她朝一旁的贺主任看去,眼眸之中,带着一丝咨询。

不过贺主任,也皱着眉头,显然,也没有见过这种古怪的症状。

看到这,那张婕的丈夫,宁海商会副会长刘建军,冰冷道:“怎么了?”

贺主任和江紫,都摇了摇头,示意可能救不了她。

“我姐来的时候,只是来看脸的,就是你们医院的那护士,给她打了一枚针,然后就成这个样子了,你们这些庸医,都是你们害了她的,今天,你们要是治不好她,我他么让你们也出不了医院。”

旁边,那个女病人张婕的弟弟,也就是那暴躁的光头男,此刻直接握着拳头,就要去打江紫。

江紫吓了一跳,她没想到,那身边的光头会那样暴躁,一言不合,就要打人。

眼看那拳头,就要打在她脸上了,她吓得惊慌失措,直接闭上了眼睛。

同时,她在心里惊恐道:“完了,完了,这一拳下来,我估计要被打得毁容。”

她这么惊恐的想着,可是,好久之后,脸上都依然没有感觉到痛楚。

她大为吃惊,睁开眼睛,发现有一个人,挡在了她的面前。

那个人,用手握住了光头的拳头,挡住了这一拳。

“是何金银这个窝囊废!”江紫震惊无比,她没想到,救了自己的人,居然会是那个上门的废物姐夫。

“动手打人,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何金银平静的开口。

光头男此时,也看清楚了何金银的面目,顿时间就认出了他。

“是你!”他有些吃惊,他发现,自己的拳头被何金银握着,就好像被铁钳给夹住了一样,根本动不了分毫。

何金银此刻,缓缓说道:“我可以救她。”

“什么,你是什么人?你可以救我老婆?”刘建军大为吃惊。

“何金银,你瞎说什么。”江紫赶紧拉着何金银,别让他胡说八道。

“他救人?姐夫,别信他吹牛逼,他根本连医都没学过,而且,还是一个上门女婿,他上的就是那江总裁的门,连她公司的保安,都知道她是一个废物。”光头男冷笑。

何金银此刻,也冷冰冰的说道:“如果我是废物,那你是什么?”

这话一出,突然,何金银手上骤然用力。

“啊~~~”那光头男顿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何金银继续质问道:“嗯?我是废物,你呢?你又是什么?废物不如?”

光头男此时,痛得冷汗直冒,他哀求道:“放了我,放了我。”

“回答我!”何金银冷然道,继续加大力气。

“啊…我是废物不如,我是三级废物,放了我,快放了我,我的手要断了。”那光头男痛苦的求饶。

何金银冷哼了一声,把他扔在一边,懒得理会他了。

他松开那光头男以后,便走到了那躺在病床上的张婕身边,接着,伸出了手,抓住了她的双脚。

“何金银,你要干什么?别乱动!”江紫连忙大叫道。

贺主任也说道:“这位先生,你不是医生,别乱搞。”

然而就在此时,何金银已经提着那张婕的双腿,将她倒提了起来。

接着,她用力在她的背后几个地方拍了几下,同时,帮她推了一下经络。

顿时间,原本淤积在她脸上的那抹阴沉,缓缓的开始逆流。

同时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7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水肿的地方,也在开始慢慢的消散。

“咳咳~~~”大概几十秒以后,那张婕的口里,更是发出了一阵咳嗽声。

“什么?醒了?”贺主任大为震惊。这是什么手法?怎么这么快,就将病人唤醒?

中医推拿?

那不是会所里,按摩放松的东西吗?

那也能治病?

而且,见效那么快?

不仅仅只是贺主任震惊,一旁的护士还有其他医生,也都目瞪口呆。

当然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7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最为震惊的人,当属江紫了。

何金银他这个窝囊废,什么时候,学习了这些东西?如果之前那一次,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,那么这第二次,也是吗?

如果不是碰到的,他什么时候,学习的医术?

难道,是他离开的这一年?

一年?别开玩笑了!一年怎么可能将医学这门博大精深的学科,学得精通呢?简直连入门,都做不到啊…

何金银的身上,到底在这一年中,发生了什么?

喜欢就顶一下!!!

评分
相关推荐
3.0分

3.0分 老板的玩物

3.0分

3.0分 老板的玩物

3.0分

3.0分 女老板偏偏喜欢玩女员工[18P]

3.0分

3.0分 女老板偏偏喜欢玩女员工[18P]

3.0分

3.0分 女老板偏偏喜欢玩女员工[18P]

3.0分

3.0分 农村的妞 -

3.0分

3.0分 农村校园

3.0分

3.0分 农村校园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s://chaojipian.buzz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 网站地图